首页 > 媒体/新闻
【媒体融合高峰论坛】林起劲:跨界践行前的思考与动员
[2015-8-28]

林起劲:跨界践行前的思考与动员

      “BIRTV台长论坛&BIRTV媒体融合高峰论坛” 于2015年8月26日、27日在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综合楼226会议室举行。本届会议,各位专家将全方位解读电视台在台网融合过程中的政策、技术、市场、模式、业务等层面的内容,并就电视传媒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方向、电视媒体的移动互联网机遇、内容制作与版权市场等话题进行交流。

  在8月27日下午的媒体融合高峰论坛主题演讲上,中广格兰新媒体研究总监林起劲做了题为《跨界践行前的思考与动员》的演讲,他指出大数据的格局,上面是属于个人终端,PC终端和移动终端,有3、4亿的用户格局。下面是有线电视、IPTV和最新的用户数。用户端很大,用户市场有非常大的分流,电视内部从IPTV到有线电视、OTT互联网电视转移。我们存在异质竞争的大视频市场。

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是2010年到广电行业,在这之前有7年时间在电信行业,我在电信行业从IPTV,去电信化,到跨角经营,倒三角支撑,被互联网冲击,原来移动风行叫移动梦网,SP模式,现在很快被微信、微博给推倒,现在是水平化的互联网时代。现在电信领域被互联网冲击,2010年之后刚好是我们三网融合政策正式发布的时候,接着就是文化大生产,大繁荣,“十二五”和去年的媒体融合。经历过这些东西,我们对媒体融合也有一些自身的感受。

  我们最近有媒体融合发展研究报告,希望把我们的观察分享给大家,然后进行交流。

  我个人对所处的环境是,我们处在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先不说好,先说坏的。这两天强调了一点,我们看到新兴ICD机构和隐信息和数据对接方式改造实体产业,我在主题报告会上提到Media Industral像小米说我做的是不年轻人的电视,特斯拉做的是高比格的事儿,就是降维打击,他们的目标是Industral,中间做Media工作,把媒体工作包含了。小米说我为了做电视做Industral,做生态,把本位价值混淆了。但我们还在抱怨你是三维的,我们在往大数据时代,他们已经在DT时代,用大数据时代对行业进行整合,这是我们面临非常严重的事儿。

  大数据的格局,上面是属于个人终端,PC终端和移动终端,有3、4亿的用户格局。下面是有线电视、IPTV和最新的用户数。用户端很大,用户市场有非常大的分流,电视内部从IPTV到有线电视、OTT互联网电视转移。我们存在异质竞争的大视频市场。

  从广告市场来看,去年电视广告市场下滑,整体被互联网广告市场超越。所以,互联网已经取代传统电视成为事实的主流媒体。电视台面临的不是互联网视频网站,也不是某一类互联网公司,是面向互联网整体,我们对广告市场是互联网广告市场,而不是对互联网视频广告的比较。

    产业生态系统,原来是对应产业链,现在不管互联网公司、广告制作商他们都可以直接面对用户,比如今日头条有一些计费软件,我先把它定义为应用软件服务商,很多平台服务商出来的,包括微信、微博、支付他们都是平台供应商,也把价值进行了分流。用户也分为很多情况,UGC、互动的出现。

  基础设施也有很多新的变化,虚拟演播室、云化生产平台,都对原来的价值产生分流。还有电信网络,还有CDN网络,这对传统基础网络价值的分流。还有对影视和视频的应用。

  平台服务商最终做的是大数据层面的工作,阿里系正在做生态俱乐的事,我们说互联网App做互联网价值分流自事儿,阿里又把整个生态分流重聚,通过投资,阿里巴巴这些投资基本在一年之内完成的,他们很快通过资本手段把这些生态系统聚合起来。特别是娱乐宝,把投资习惯、业务喜好和观众喜好结合起来做C2B的事儿。

  面对这样的情况,电视台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不管是中央级媒体、地方媒体、学院派,有的说产品为王、内容为王、渠道威望,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我们说某某为王的时候都是一种僵化的思维。互联网在过去二十多年终是一直演进过程中,用演进来看今天的世界。

  中广格兰基于我们的宗旨和价值理念,我们去做原创性思考,不是人云亦云,我们和行业一线专家、领导有比较紧密的交流,我们观察到一线确实发生了很多情况,结合我们自身的原则思考做这样的系列报告。

  目前有四个报告:前面两个是比较重要的报告,在过去5—7年这个变化是非常快的,而且非常重要的政策,我们必须很深入地把这些政策梳理过来。前几年有线运营商谈三网融合,很糟糕的事情是,地方有线运营商对政策不能够很深刻地理解和吃透,对我们的技术环境,需求环境是做原创性观察,把观点梳理出来,对大视频格局和更多的数据列出来。第二个报告,我们需要更深入去看整个大视频生态系统,做典型的路线和典型案例,格兰研究自身作为原创观察者和思考者,对媒体理念的看法,我一直很推崇迈克罗汉,它是先驱性的人物,他多少年前就说地球村,现在有多少人真正理解。他说地球村是什么概念?就是媒介对文化和人类消费习惯的影响我想大部分人没有真正理解所谓地球村的概念,他说的地球村不是说空间、时间的延伸,而是把空间直接取消。

  两个典型,湖南广电和上海,他们做制播分离和互联网演进的研究报告,外面有可以买的打印好的报告。

  电视媒体处在最好的政策环境。我写PPT时,我们领导也在,说广电的价值所在,2012年初,最根本的是要认识到我们的本位,我们的本位是文化产业,什么是文化?我认为文化是更深层次的信息,是信息的信息,如果以某某语言去表达可以这么来表达。

  2013年我们谈三网融合更大程度上是拉动GDP,国家从财政手段、货币手段,越来越看到那些手段已经慢慢过时了,或者效果慢慢在降低。目前做的是对整个经济结构、社会结构的手段,当政府把文化产业上升为国家支柱产业时是必然的,但不要把它认为,这是所谓政治化的东西,它是必然的发展趋势。像我们这样的大国往深层去发展时,推动文化产业升级这是必然发展趋势。所以,这个工作很多依赖于各位的努力,从这个角度我觉得也需要给大家鞠个躬。

  文化是更深层次的信息,信息中的信息,我们做的要比纯粹互联网公司更高级。还有窗口期3—5年,我们要加快节奏。

  2012年我认为广电行业治理结构三段论,技术媒体开始是捆绑的,慢慢有了协会,有了标准,有了制播分离和双边治理,接下来有了云计算和产业联盟,我称为第三方治理。经过这么几年我们获得深刻的体会,资本运作在快速更迭时代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它把技术的一致性演化为价值的一致性,只有达到价值的一致性才能真正去建立生态格局,往平台化去操作。否则我们现在看到所谓太多的战略合作或投资,我个人认为没有超过51%的股权界限基本是扯淡。

  我们做媒体融合没有资本对接不可能建立真正的生态体系。湖南传媒2009年想上市,但因为各种原因不能上市,他在电视台下面成立机构,和上海大小文广的机制是一致的,但这个结构很大的失败的成分,电视台下的人事、考核很大程度上会受到电视台的约束。湖南做真正意义上的制播分离有了可能,今年他做了新一轮整合,把资产放电信里变成集团公司。

  2000年之后是事业机构,重新设立时是企业机构,和电视台是便利机构,而不是在原来的经营性资产下面。这是大制播分离。在它快乐阳光,做新媒体有融资的工作。上海SMG进入湖南广电的整合,可以让我们看到文化产业的资本化、证券化,有了这些前提之后资产化整合是最好的机遇,我们也正处于这个时代。

      上海SMG去年整合到现在有非常大的变化,虽然我们有制播方面的因素,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我还是强调团队的追求作用会大于它本身制度的约束和激励。浙江下面的吉安网络,县级电视台就可以做很多的事儿,领导在现有体制下做了很多的事儿,团队是最根本的因素,人是最大的变量。

  我们对媒体融合从操作手段来讲,最根本的是热内容+冷媒介,我们有很多有影响力的东西,潜在的IP,热内容是我们的优势所在,有一定公信力和官方背景是我们的优势所在,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做O2O、T2O都是这样的背景,湖南现在不仅可以做城市的App,还可以做城市的App。

  对规律的认识,最根本的原因是把注意力和信息结合起来,做影响力经济。我们原来做影响力经济没问题,最重要的是把用户变成受众,把受众和你进行紧密联系,这是所谓的影响力经济,更多的东西大家在后面可以做交流。

  基于“大制播分离”,我们把本位做好,通过顶层设计,制播分离做实媒体,把公信力做事,我们原来缺失的,没有做好,现在要把它补回来。媒体融合这个层次上,我的领导首先说,我们先要去建立考核体系,因为大家知道,电视媒体很多人,领导人上台有很多新的变化,媒体融合是很复杂的事儿,不是一两年,两三天能办好的事儿,需要很多的领导持续才能办好的事儿。湖南台几任台长他们的路线都是持续的产业化路线。有这样的路线有必要有考核体系和建立评价标准,没有这个标准今年制定政策明天就可以推翻。

  一体化运作,而且必须落实到产品化,所谓产品就是有内容,有服务的渠道,有相关品牌,最早的策划设计开始都是一体化去运作的,制作和新媒体部门一体化整合,将它落实到考核机制、技术平台和人员管理层面,实现产品化运作,在一个体系化考核。要对接资本,如果不对接资本,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认知是起点,心是开关。人是最大的变量,把自己打开才能得出结果。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