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与影的痕迹 ——论色彩与氛围的释放让《只此青绿》梦一般呈现

本文以2022 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舞蹈类节 目《只此青绿》为案例,分析电视晚会类节目制作与电影制 作的差异化特征;以超高清高动态范围的自然还原及相关色 案特征为研究内容,在视频波形客观指标分析的同时,对色 彩主观创作的协调性进行匹配分析,从而构建出主、客观双 维度的混合色彩调整阐释体系。在此基础上,着重关注综艺 类节目泛用性色案的关键指标方向及相关技法,建立以一级 校色中间片为基础,兼顾质量、美感、效能、复用价值四维 度的超高清电视视频色彩制作流程。

摘要

2022 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让舞蹈《只此青绿》成为虎年新春的热点话题。其视觉呈现于动静之间如画卷般展开,引领观众步入充满现代意蕴的中华美学殿堂。

本文将就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技术局制作的8K 版《只此青绿》节目超清视频调色工作,谈谈光与影、色彩与氛围的有条件释放。

image.png

一 目前超清调色节点参与的8K 视频制作流程

以《只此青绿》节目的调色流程为例, 我们使用新奥特(北京)视频技术有限公司提供的Himalaya UHD 非线性编辑系统完成粗编环节后输出AAF 交互文件,由Filmlight 公司提供的BaseLightX 超清调色系统读取套底,调用华为共享存储中的DNxHR HQX 8K 素材(由演播室收录4×XAVC素材转码而来)及RED 8K 素材进行混合素材调色。调色完毕后,输出DNxHR HQX 8K 超清数字中间片,由Himalaya UHD 非线性编辑系统合成音频并进行包装,最终输出JPEG-XS 和4×XAVC 两种格式的8K 成片。

image.png

在Baselight X 的运用中,笔者一般使用标准的FilmLight 模板创建场景并进行调色,规范化DRT带来的色彩呈现具有相当的可塑空间。

二 对8K 超清视频调色制作的理解

提起8K 视频源(电视)的视觉呈现离不开对7680×4320 分辨率、50P 及以上帧率、10bit~12bit量化比特率、HDR 高动态范围、2020 色域的综合讨论,配合5.1 环绕声(或者更为先进的沉浸声)营造的立体视音频空间将为用户带来观感上的极致体验。以7680×4320、50P、10bit、HLG1.2Gamma/REC.2020/1000nits 作为监看显示色彩空间可以有效贴合最终完成版的呈现效果,在其中我们尝试最大限度地将色彩与光影从画面中解放出来。

电视视频制作,特别是晚会类制作有别于电影制作,其色彩上的风格化特征不宜过于突出,创作者应该考虑更多的是自然的协调美感而不是个性的张扬或者一味地强调技术对艺术的影响,调色师可以尝试更谦逊的态度,不是去创造或证明什么,而是将如璞玉一般的素材画面从光影与色彩的角度解放出来,雕琢只是为了更好地展现,强化自然的肌理,以量变引发质变,当然这一切还需要服从效率的需求,让双手在调色台上起舞,那是一种对自然美学的致敬。

三 就《只此青绿》进行的调色方案分析

图2(调整前)、图3(调整后)是笔者对素材做简单的曲线匹配和一级校色打底之后,二级调色调整前后的对比,其中包含对5 个要点进行的细节调整。(在此需要注意,所有的单帧样例与实际画面还是存在差异的,毕竟8K 2020 色域的HDR画面在文本中的呈现并非完全的还原。)

image.png

image.png

1. A 点

根据图2、图3 所标记A点: 此处因前期曝光设置及宽容度的限制导致主体角色额头曝光过度,我们可以利用素材的高动态特性,制作只兼顾额头皮肤的“表皮质感”画面,这里需要使用频率强化工具锐化皮肤毛孔的纹理;在亮度上针对最强高光的处理,不建议使用高光亮度全抑制的方式,因为后期合层会导致周边亮而中间暗的凹陷感。根据图4(调整前)、图5(调整后),可以看到修正前后的亮度变化,尽量平滑地处理,将亮度修改区域融入未修改区域中。

image.png

image.png

颜色及饱和度上需要增加一些与周围皮肤相近的颜色,笔者推荐画面内色彩匹配功能,找到大的方向后,手动调节一下强度即可。根据图6(调整前)、图7(调整后)可以看到,色彩关系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过去相对生硬的色彩过渡拥有了更大的缓冲空间,围绕在过曝区域周围的轻微黄色溢出也随之消失了。上述步骤完成后利用自动亮度遮罩将新完成的“表皮”附着在主体的脸上(如图8所示),配合遮罩羽化达到最佳效果。由于8K 电视的清晰度较高,尽量避免遮罩内有不干净的区域方能达到最佳效果。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2. B 点

根据图2、图3 所标记B点,笔者想谈一下8K 制作中对眼睛及睫毛的调整。眼睛是人物近景及面部特写的灵魂,也是片中人物与观赏者交流的关键,一个眼神就能决定画面情绪是迷离还是坚决;睫毛犹如交流之窗的窗檐,线条感的表现张力与眼部其他特征形成了点、线、面结合在质感上的互补,在平面人像修图时,笔者甚至会使用手绘线条的方式强化睫毛部的线条感以增加画面细节。在8K 调色过程中,手绘线条的介入会大幅影响工作效率,同时对跟踪精度提出极高的要求。我们可以退而求其次,以遮罩选区的方式大幅强化睫毛及周围环境的明锐度,修正明暗对比参数的同时强化明暗边界的清晰度,促使睫毛伸出部分与背景色之间形成相对“独立”的关系;再以此法对眼神光进行处理,清晰的眼神光轮廓可以达到“提神”之效。在两个细节调整的作用下配合光影对比令画面主体显得更为立体。如图9 所示,可以看到一个简化状态下眼部调整的选区制作顺序:建立肤色的基本面(左上通道图),对眼帘部的光影进行修饰,形成平滑过渡的光影面(右上通道图),对眼睛和睫毛处的特征进行调整(左下通道图),最终合并到一个堆栈中(右下图)。

image.png

3. C 点

根据图2、图3 所标记C 点:此处可以看到面部皮肤修饰情况,区域提高了面部综合亮度,同时针对下颚处阴影进行了必要的修饰。在此需要澄清该节目调色尽量规避了面部细节美化功能(即人物磨皮),其对8K 超清节目的视觉呈现不利,像素级别的提升不光是可视面积的提升,更是细节展示的提升,模糊类特效需要慎用(做减淡工具还是很需要的),对皱纹、毛孔、斑点的处理需要传统的人像摄影工艺支撑,即人物个体选择、化妆、前期布光、后期调整光影选区及明暗对比的方式。以该片为例,主体人物孟庆旸的皮肤情况配合前期化妆已经达到了无大瑕疵且不失细节的良好基础条件,后期调色所做的仅是在跟踪技术的支持下分区域改变光影强度的对比,令面部光影更为柔和,可以理解为后期虚拟制作了一个相对小且紧跟主体面部的“柔光箱”;在肤色亮度层级上(特别是下颚处的暗部)笔者提高了画面中间调的层级以达到相应的修饰效果,毕竟以画卷为切入点,人物于画中线条趋于简洁,太多的暗部过渡细节过于写实,不利于意境的传达。图10 可以看到建立的一个干净的面部选区, 所有的影调调整皆规范在该选区内,以此杜绝对背景层及服装层的影响(如图11 所示)。

image.png

image.png

至于亮度调整程度, 更多的是阴影部电平的提升和峰值电平的抑制,需要注意此处的调整并不会改变层级关系,仅是将各层级间的距离收窄,形成更为平滑的反差曲线,以方便女性人物的刻画。在此可以举一反三,对男性人物特别是老人的修饰应反其道而行之。至于色相的控制可以加入一些品色,保证女性皮肤更白、更鲜明。

4. D 点

根据图2、图3 所标记D 点:在HLG1.2Gamma/REC.2020/1000nits 色彩空间中,调色师必须重视红色相参数的调整。根据颜色的色阶亮度,红色相排在相对较暗的位置,提高画面综合亮度之后,红色明度会大幅度提升,出现饱和度参数不过溢,但视觉难以接受的情况。观众很难在高明度的红色环境中仔细品味画面细节,同时会缩短暖色系区域的视觉停留时间。在该片的色彩调整中,红色作为画龙点睛的存在,是画面的题眼,如果刻意忽略红色,会形成劣质仿古画(酱油画)的视效,画面黯淡,色调棕黄。根据图12、图13 的情况,可以看到红色区域的重要性,与适合明度配合的红色嘴唇能成为可靠的视线支点,令画面更为立体。

image.png

image.png

至于具体的调整方法,笔者尝试使用了降低红色亮度反推红色饱和度的方法。当然这个方法具有局限性,不利于品色相和橙色相的修饰。但对于相对踏实偏暗的红色物体质感会是很好的渲染。根据图15、图16 可以看到调整前后的波形变化,嘴唇细节要突出(如图14 所示),掌握好唇纹的频率控制;饱和度波形从上凸梯形修改为下凹釜形;亮度做平滑,但是受光面会给予更高的亮度反差。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5. E 点

根据图2、图3 所标记E 点:为暗部高光区的控制,与绘画技法一致,画面是否立体关键在于高光部分的着力,明确的亮部线条顺物体表面肌理勾勒轮廓可以大幅度提升镜头的张力,配合50P 或更高的帧率,流畅的画面内运动将形成灵动的Z 轴纵深视感,强化画面的代入感。根据图17(调整前)、图18(调整后),我们能看到调整前后的区别:凹凸感更为明显、褶皱边界更为清晰,有一种呼之欲出之感。

综合以上五点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关于8K 晚会人物亮度及色彩层面的调整重点,合理发挥超高清制作流程的优势,能够最大限度地解放素材画面的视觉感染力。需要强调的是,作为电视晚会类节目,这种解放趋于保守,不宜加入过多的风格化元素和极端的亮度处理,画面以自然流露为佳,在舞台光参与时不可以使用单帧作为参考,需具备色彩及亮度的动态预判,不可拘泥于修正单帧的不自然而削弱了连贯画面的趣味性。

四 如何更深入地理解HDR 电视节目调色

在这里笔者必须对HDR 高动态范围的运用予以说明,高动态范围的概念并不能被物化为对极致亮度的硬件追求。“为什么看不到示波器上有1000nits 幅值的体现?这不是HDR 画面!”笔者个人认为这类观点不够理性。首先我们应当理解HDR 制作的价值,它能够提供更宽泛的宽容度层级,在满足中间调曝光的基础上,对暗部和亮部有了更好的延伸,能够在暗部和亮部两端记录更多的细节,同时较好地抑制暗部增益噪斑和亮部的白切割。在上述描述中可以发现一个推论,HDR 特征需要在高反差画面中才能得到充分展现,并不是所有画面都适合提高亮度,在高亮度区域波形呈断崖式切割的无细节白色区域根本无法代表HDR 特征,除非极端风格,大部分调色师都不会选择如此粗暴的色彩方案。当然HDR 制作对于低反差画面同样具有相当的价值,我们可以理解为,全流程的HDR 方案为后期调色提供了宽阔的调整空间,每一个色相点、每一个亮度层级都可以在后期重新定义和调整,围绕D65 白进行开放性的制作。

五 超清电视制作调色节点对电影制作流程的借鉴

相对于电影制作流程,电视生产自然更为注重制作效率,更为紧张的制作时间不利于精细化的打磨,笔者认为应该鼓励后期制作前期化,每一组画面或一个节目应该在调色初期,优先定义色彩方向及亮度基数,在对重点镜头完成一级校色后,制作有针对性的LOOK 文件或BLG 文件方便复用,完成基础打底。

为了提高电视制作的工作效率,调色堆栈(节点)应当相对固化,按一定流程分步调整,这样可以减少无谓的时间浪费,也符合多人合作的电视节目制作流程特点,便于不同调色师的沟通和协作。由于疫情改变了行业的传统工作方式,开发人员据此开发了远程协作功能,可以让编导使用支持ColorSync 的移动型设备通过网络看到高动态的调色系统推流实时影像。虽然这个功能还处于测试阶段,但是效果显著,个人认为多终端同步呈现HDR 细节画面的功能,能够更好地提高工作效率,及时体现调色工作的成果。

六 对于8K 超清调色的学习观点

由于笔者在高清调色阶段使用过其他调色系统,对调色流程有先入为主的理解,在刚开始接触8K 超清调色时更多的是沿用相同的功能,继而了解新的功能。在不断地学习和实践过程中,笔者的观点发生了变化:调色观点可以保留,但对调色软件的学习应当各自独立,这不是一个找不同的游戏,这是一种尊重,结构性的学习是必要的。笔者在超清制作中逐渐体会到基于色彩管理进行调色的优势,也适应了新系统的工作流程和操作手感,好的工具,特别是系统型工具需要花时间研究和体会。

在实践过程中,笔者非常想了解其他调色师解决或者弥补前期素材遗留问题的方法,笔者会与国外的资深调色师交流,听取他们的建议,学习他们是如何处理的。总的来说,他们的操作更多是从技术的层面理解问题的源头,以最科学的方法解决问题,更理性且更具泛用性。与笔者“哪儿有问题就补救哪儿”的方式存在很大不同。做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国外调色师重视“火力压制”,而笔者重视“点射”,当然这与我们日常面对的素材质量及效率要求也有一定关系。

七 对8K 超清调色功能点的未来展望

对于现代色彩管理技术的实践,我们还在根据需求进行探索,比如通过调色系统实现HDR 到SDR 的下变换,利用母版优势,完成基于SDR 画面指标同时体现HDR 细节的高质量流通版本,从而解决目前HDR 画面下变换过程中存在的亮度过曝和色彩过溢的顾虑及限制。

希望能根据电视台常用的摄影机成像性能设置电视台专属的色彩空间及专属的色彩呈现模型,从而充分获得最可塑的调色基础影像并提高工作效率。

八 本次8K 超清电视调色的感受

小者乃丘,大者乃山,大小连绵乃岳。

阴聚为月,阳聚为日,阴阳交替为明。

世无大小之事,唯轻重缓急而行。

不可有剑拔弩张之忾,不可做妄自菲薄之矜。

于画中动意态,于色中化浮云。

纳规矩而知大体,居方寸而明本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现代电视技术》 作者: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吴畏